金凌

人非草木,人心不古。

我真的有在码字。

我真的又写好一篇文了。

但是我没有打草稿的习惯。

直接在LOFTER上码字。

LOFTER又不让我发不出来。

我想复制粘贴的时候手机卡机了。

这不能怪我,对吧?(真诚脸)

我不想开学!!!我也不想开学考哇!!

旌寒鸦:

我不想回学校!

我不想读高三!

我不想考大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景仪教你如何炸厨房

金大爷可还行(可我们三个不是年龄不差多少么?)

韩家老流氓:

·ooc有


·今天又看德云社的相声,张云雷……!恋了!(你这是什么奇怪的爱好


·每次发段子没人理我都会认为我肯定是被限流了(。


·我的好弟弟没提醒我水煮开了,然后等我想起来的时候,水饺已经成了煎饺


废话不多说


正文走起














       今天思追不在家,景仪要自己下厨做饭。


       那他不太会做饭啊,该怎么办?


       “你可以点外卖。”隔壁金大爷嗑着瓜子看戏。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景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我今天就证明给你看!”


       做什么呢,那就做个最简单的番茄炒蛋吧!


       然后景仪就出门去买菜。金大爷好奇,便也一并跟了去。


       景仪买了一袋子的鹌鹑蛋,还有一盒的小番茄。


       反正不都叫番茄嘛。




       重油、下盐、预热,这一套做得有模有样的。


       景仪非常干脆利落地把已经捣成酱的小番茄倒进了锅里,拿着锅铲翻炒了几下。


       然后把一袋子的鹌鹑蛋一股脑儿扔了下去。




       金大爷:“你们那是不知道啊,当时我在我房里嗑瓜子,忽的就听见隔壁一阵爆炸声啊。我就想也没想就夺门而出,一把推开了他们家虚掩的大门——蓝家那瓜娃子正杀猪似的叫哇。现人还在医院呢。啥?不是我送的!是他老公送他去的——说是要换个没有厨房的新房子去住。”














-终-
















感谢金凌大爷友情出演。

心情复杂地找绳索中……

蓝思追:

致我的景仪

【追凌】约定

我是攻我是攻我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清明上河图:

银杏姐姐的点梗(●・◡・●)ノ♥
前方沙雕请注意
1.
魔道高中附近有家烘焙店,店主是个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叫金凌。
店长的舅舅江澄建议聘3个烘焙师,但店长执意只要两个。
他说他要留着一个位置。
“店长,两个人忙不过来啊。”烘焙师提出了抗议。
金凌没说话,只是摇头。
腕上系着条云纹抹额。
2.
金凌有个高中同学,叫蓝思追。
这俩人是同桌,和蓝景仪号称“铁三角”。
只有蓝景仪知道,这所谓的“铁三角”,就是他们虐狗,自己吃粮。
当初高二,蓝景凌三人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金凌表示他想开家烘焙店。
“我?我就开家烘焙店,早上卖卖东西,晚上还能逗逗仙子,”
“那我便给阿凌当烘焙师,阿凌可愿给我涨工资?”蓝思追笑道。
“那也要你做的好才成。”金凌翻了个白眼。
蓝景仪说他要在魔道高中当老师,哪天校长要是骂他,他就带着学生炸了学校。
后来因为蓝家的安排,蓝思追和蓝景仪暑假便去了法国念高三,这俩人临走偷偷给金凌发了条信息。
“等我们回来。”
然后就没了音讯,号码大约是换了法国的,也打不通电话。
当天金凌破天荒翻出了枕下蓝思追送给他的抹额。
缠在腕上,再也没藏过。
之后的金凌不管是联系方式还是住处都没敢换,也真的开了家烘焙店,就在学校旁边,叫约定。
属于他们三个人的约定。
3.
今早金凌照常上班,中午学生放学,照常卖东西,偶尔用店里复印机帮忙复印个试卷什么的。
但他总觉得心跳的很快。
他心脏病?不会吧,自己高中好歹也是短跑破过记录的人。
“老板,复印个简历。”身后传来一道爽朗的男声,有点耳熟。
“好。”他点头,入眼是个扎着马尾的男子,额前的云纹抹额有些扎眼。
“……”他愣在原地,定定站着。
“大小姐?!你这也太好找了吧!”对方也很惊讶的睁着眼睛“还有,大小姐你这店的名字真不像你取的。”
按常理不应该叫“花花”“美美”之类的吗?
“……你用不用一回来就煞风景?”金凌反应过来一巴掌呼上他脑袋“简历,给我。”
“嘿,我一回来你就打我,真残忍。”蓝景仪揉了揉脑袋,朝门外探出半个身子“喂,思追,进来!”
“怎么了?这么兴奋?”蓝思追闻言抬头,本是想回头办两张电话卡,试试联系金凌的,运气好兴许他没换号码。
奇怪,七八年联系不上的人就站在门外,金凌反倒不敢见了。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近乡情怯?
转身复印蓝景仪的简历,这家伙还真念了师范,还不错嘛,巴黎高等师范学院?这家伙不愧是年级前几的存在,虽然皮了点。
“思追,你快点,”蓝景仪一把将蓝思追扯过来“诺,你看那是谁?”
“……阿凌?”蓝思追一愣,许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他有些慌。
“干嘛这样盯着我?见了鬼一样。”将复印件塞进蓝景仪手里,金凌头也没回,心跳得太快,他不敢回头。
“啧,”蓝景仪看着这俩人,摇了摇头,他感受到了高中时吃狗粮的恐惧。
“那什么…我先走了啊,去朝我带领学生炸学校的目标进军…”
蓝景仪当初被金凌追着打可能也没跑这么快过,他这辈子都不想重温那头上发亮满脸写着电灯泡的生活了。
“阿凌,”蓝思追上前两步,一把将金凌揉进怀里,满足嗅着那人熟悉的发香“我回来了,我…”
  “我好想你。”
金凌紧紧抱住蓝思追,几年堆积起的思念仿佛都在这一刻迸发。
他埋在蓝思追怀里,感受着这份曾经熟知的温暖。
就这样吧,毕竟上一次拥抱,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后记:
4.
事实证明,法国蓝带【翔】厨艺学院真的不错。
导致蓝思追真的在三天两头要求涨工资。
蓝景仪也丝毫没有为人师表的自觉,来金凌店里吃霸王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金凌现在开始怀疑这两人可能是专门回来给自己每天的生活带来闪亮的MMP的。
真的,他听见那些来店里买面包的女生说他和蓝思追有一腿而且他肯定是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甚至还有跟他熟一点的直接问他们怎么还不结婚。
  “莫非……你们是3p?!”高一三班的某同学一脸震惊随后拍了拍金凌的肩“……放心吧店长,就算你们是3p你也一定是总受,祝99!!!”
“等等……什么3p不3p?!你是想涨价吗?!”金凌一个白眼翻过去,拿钱的手微微颤抖。
“就是,这位同学你怕不是没向以前我们这届的学生打听过,大小姐和思追当年那恋爱谈的,啧啧啧……”
蓝景仪叼着块巧克力面包也不停嘴“像我,还有隔壁语文组的欧阳子真,你们音乐老师是阿箐吧?去问问啊!他们都是我们这届的,还是助攻一般的存在啊!”
那之后,音乐办公室,语文办公室和蓝景仪的化学办公室经常人满为患。
5.
金凌今天终于忍不住去吐槽蓝思追了。
再这么涨工资涨下去他可以不用赚钱了好吗?!
对此蓝思追表示我工资是要上交未来媳妇的我不管别的。
后来……后来他就跪搓衣板了。
“你大爷!我怎么从来没见你上交我一毛钱?!”金凌怒气冲冲。
蓝思追表示魏前辈的手册在阿凌这不管用???
6.
蓝思追和金凌总算结婚了。
旁边高中的一群皮孩子炸了。
纷纷表示收买一下当年的校园追凌狗仔队大队长蓝景仪已经偷听偷拍专业户欧阳子真和阿箐。
“老师!!!我们这次比上次多考了10分啊10分!!!这里有20元你拿去买零食,求你了给偷拍一段重出江湖啊啊啊啊啊啊!!!!!!”
班级群内,众学生纷纷私聊老师发来钱财和成绩求照片。
但是他们低估了他们的老师。
看着一段段不可描述的视频,学生们默默擦了擦鼻血。
“店长,你腰还好吗?”第二天的同学们满心关怀地带了云南白药红花油来到店里。
“……老子今天收钱不复印!复印去找蓝思追!!!”
“……”好吧看来店长的腰不好,已经不想起身替他们复印了呢。
@Ginkgo biloba leaf

沙雕话

关于之前那个作死我我我有灵感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算刀还是算糖

呐,早饭
减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早饭吃酸辣粉,这家味儿特浓,
能在这里玩手机玩到没电,
这家没什么人,但挺喜欢这里的。

【金凌】麻麻我想回家

@韩家老流氓  @帅比蓝景仪 这两个最幸灾乐祸的
来,你们要的随笔。

新手预警

ooc预警

设定是现代,聂大哥、轩离夫妇、魏无羡没死。

四大家族:金家卖鞋垫,聂家拍电影,江家农业大公司,蓝家教那该死的书。

(一)

从小金凌就觉得自己的爹爹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但等到他大一点的时候才发现。

家里的食物链,爹是最低端的那个。

(二)

金凌有两个舅舅,二舅叫江澄,大舅叫魏无羡,爹和他们待在一块儿的时候准没好事。

不就是打起来,就是一起抢他玩具,唯独二舅还良心一点,但他总是嚷着要打断金凌的腿。

金凌还有个小叔叔,小叔叔名叫金光瑶,总是带着一顶高帽子,特别和蔼,有一次金凌冲着他发脾气的时候,小叔叔却在第二天抱了一条阿拉斯加的幼崽给他,他给狗狗取名为“仙子“。小叔叔比阿爹和两个舅舅好多了。

周末的时候,爹带着他去两个舅舅那里玩,据说这次小叔叔待会也会来。爹和舅舅谈话,金凌被抛在一边自己自娱自乐,大舅还时不时来顺走他一个玩具去玩,金凌也只是狠狠瞪他一下,最后被顺的只剩一两个的时候,金凌忍无可忍抱起旁边的仙子往他身上砸。

“狗狗狗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澄!江澄救我!!!”魏无羡吓得大叫,跳起来死死抱住二舅不放手,二舅脸黑的如锅底冲大舅吼着:“魏无羡你丫给我下来!!!”

“我我我我不!!!下面有狗!!!”

于是,自那以后,仙子再也不准被带过来了。

“呵。”金凌看着仙子被舅舅抱走的背影,拿着遥控器,坐在沙发上,开了个动物世界的频道,大舅又凑了过来:“哎我说金凌这个有什么好看的来大舅给你开一个更好看的!”说着不顾金凌的意愿抢走遥控器,随即电视里传来《巴啦O小魔仙》的声音。

“巴啦啦能量,乌卡拉卡,小魔仙变身!”二舅闻声赶来,一巴掌拍上大舅的后脑勺道:“你这开的都是什么鬼节目?!”

“你行你来啊?!”大舅怼回去。

“遥控器给我!”二舅拿起遥控器,切换到《汪X特工队》,这时候阿爹也跑过来了,见了他俩的举动道:“你们开的这都是什么鬼啊我儿子又不喜欢看!”金凌见着阿爹终于考虑自己的感受了还感动了一会儿,立马电视机里就开始播起了《喜X羊与灰太狼》。

还是方程式的那一季。

“舅舅,电话在哪里?”金凌扯着江澄的衣摆问道,江澄道:“左边房间就是。”

金凌走了进去,复杂的看着那三个手舞足蹈的魔人一眼,拿起电话拨通号。

“阿娘……”

电话里传来阿娘那温柔的声音:“怎么了?

,阿凌?在舅舅家玩的还开心吗?”

金凌刚想回答,门外又传来那三个魔人的喊声。

“美羊羊和暖羊羊到底公的母的?”

“灰太狼你会不会抓羊啊!”

“羊村门有电的话不应该有电线吗???”

金凌一脸复杂的说到:“阿娘……”

“你能不能接我回家……”

(三)

阿娘没来接他,反而小叔叔来了。

小叔叔看着金凌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背影,摸了摸他的头,温声道:“阿凌别生气,小叔叔去帮你讨回个公道来。”

过了一会,金凌呵呵了。

《阿奇幼X园》,

好节目。

“阿娘……我真的想回家……”

此时金凌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