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凌

人非草木,人心不古。

感谢地是,您依旧温柔。

本初萱:

你们的世界观太美好了,觉得自己说些什么做些简单直白的事情就是有用的,可以改变的。但我想跟你们讲个事儿,有点长。
无论是脑残粉还是黑子的说话方式和各种行为,都让我想起小学同学们,我小时候正和这类人正面争斗好几年,知道这种人是什么模样,这些人一旦觉得什么事情值得去斗,那就很轻松就可以搅得鸡飞狗跳。那时我在一个很乱的地方,有多乱?我住的对面就是个大毒巢(后来端掉了,据说还有枪战),每间学校都有数条说不清的人命(人命真的比你想的贱,我还在当地学校亲见了说不清的死亡案件,死者父亲在街头哭着发小册子,小册子被扔了一地,后来就这么压下去了),走路上可以看见各种被精细虐杀的小动物(十大酷刑你们只是说说,我亲眼见了那样的尸体),还发生过震惊中外的社会事件(太有名了我不能说,但非常可怕)。那里每个班都会选一两个学生“当玩具”取乐,转学生,贫困生,长得丑的,成绩太好的都在他们的选择范围,那些疯狂的,全天都在以折磨别人取乐的小孩们能占到班级半数以上,老师也是他们的折磨对象,自顾不暇,教课全是走形式。我仅仅为了正常上学,什么方法都试了,反抗,逃跑,求助,闹大,甚至不理会,都拦不住。那时天天被莫名被七八人围殴(被打得跑进派出所求助,人家也只是看着你笑,被打了几百次只有一个穿军大衣的陌生老头过来怒喝赶走了这些人,以后才好了一些),被推污水坑,被突然推倒摔伤尾椎(两次,一次养伤半年一次养伤一年),走路上在人群里胳膊一凉被刀片割了二十厘米的血口子还不知谁干的(不知是不是惯犯,力度熟练,很吓人但是不严重),什么撕课本撕作业文具盒里放图钉被垃圾砸桌面涂满脏话被几百人围起来辱骂(没夸张,因为其他班的人看见霸凌也都跟着过来起哄,我背后就是高楼的围栏,他们鼓动我去自杀,最后半栋楼的人都过来了,都不认识我,然后叫我现场跳楼给他们看,)比起人身伤害都是小意思。
那时家人要我自己变强,顶着这种压力学习,因为没人能对我的人生负责,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了,真做起来很难的,尤其对于资质一般的人来说就是无望的旅途,磕磕跘跘的都正常,努力无果更正常,本来泥潭就没那么容易出来。后来我还是勉强离开了这个环境,但时间太长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爱也永久的衰退了。
现实世界中这种疯狂之人太多了,那些嘴里谩骂的人不止是网上凶现实中也可能是以虐待杀戮为乐的,挑事对他们来说就是日常游戏。然而上层频频为这种人让步(文化产业整体变化)实际上是一种很危险的信号,说明这种人人数太多,已经无力去管,只能掐灭源头避免祸事,就像充满煤气的房子,宁愿一直黑着也不能有光。但这样不可能长久,总会有一个祸患打破一切,不赶快通风的话迟早会炸掉整个屋子,可是窗外面全是毒虫,开窗就会一窝哄飞进来。问题其实远比看上去的要严重,多元文化消亡只是冰山一角。
当然一味抱怨指责这种人群也没用,这是发展过快加生存艰难情况下必然出现的大规模群体(贫富不均,父母忙于求生无力或粗暴管教孩子,世界观教育缺乏,新生事物不断冲击旧有结构),是时代产物,那个地方的历史就是典型的发展过快加生存艰难。顺着时代现状往前追寻,一切都是庞大的,难以更改的。
我也只是时代的浮萍。

可以不要点进来

景仪今天怼人了吗:

负能量就不打tag了
景仪走了
景仪是指我养的兔子
因为我回家要坐车
他没坐过车
吓破胆了
死相很难看
还尿了泡尿
我爸爸因为没时间管我不让我把他埋了
在大学毕业前我应该不会再养宠物了
不过怀桑和如兰还是要养下去的
哭过了情绪调整过了
希望景仪安息
就这样吧
还有就是因为这段时间的心情和爱好
我最近大概不会写he了
看文慎重

我真的有在码字。

我真的又写好一篇文了。

但是我没有打草稿的习惯。

直接在LOFTER上码字。

LOFTER又不让我发不出来。

我想复制粘贴的时候手机卡机了。

这不能怪我,对吧?(真诚脸)

我不想开学!!!我也不想开学考哇!!

旌寒鸦:

我不想回学校!

我不想读高三!

我不想考大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景仪教你如何炸厨房

金大爷可还行(可我们三个不是年龄不差多少么?)

韩家老流氓:

·ooc有


·今天又看德云社的相声,张云雷……!恋了!(你这是什么奇怪的爱好


·每次发段子没人理我都会认为我肯定是被限流了(。


·我的好弟弟没提醒我水煮开了,然后等我想起来的时候,水饺已经成了煎饺


废话不多说


正文走起














       今天思追不在家,景仪要自己下厨做饭。


       那他不太会做饭啊,该怎么办?


       “你可以点外卖。”隔壁金大爷嗑着瓜子看戏。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景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我今天就证明给你看!”


       做什么呢,那就做个最简单的番茄炒蛋吧!


       然后景仪就出门去买菜。金大爷好奇,便也一并跟了去。


       景仪买了一袋子的鹌鹑蛋,还有一盒的小番茄。


       反正不都叫番茄嘛。




       重油、下盐、预热,这一套做得有模有样的。


       景仪非常干脆利落地把已经捣成酱的小番茄倒进了锅里,拿着锅铲翻炒了几下。


       然后把一袋子的鹌鹑蛋一股脑儿扔了下去。




       金大爷:“你们那是不知道啊,当时我在我房里嗑瓜子,忽的就听见隔壁一阵爆炸声啊。我就想也没想就夺门而出,一把推开了他们家虚掩的大门——蓝家那瓜娃子正杀猪似的叫哇。现人还在医院呢。啥?不是我送的!是他老公送他去的——说是要换个没有厨房的新房子去住。”














-终-
















感谢金凌大爷友情出演。

心情复杂地找绳索中……

蓝思追:

致我的景仪

【追凌】约定

我是攻我是攻我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清明上河图:

银杏姐姐的点梗(●・◡・●)ノ♥
前方沙雕请注意
1.
魔道高中附近有家烘焙店,店主是个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叫金凌。
店长的舅舅江澄建议聘3个烘焙师,但店长执意只要两个。
他说他要留着一个位置。
“店长,两个人忙不过来啊。”烘焙师提出了抗议。
金凌没说话,只是摇头。
腕上系着条云纹抹额。
2.
金凌有个高中同学,叫蓝思追。
这俩人是同桌,和蓝景仪号称“铁三角”。
只有蓝景仪知道,这所谓的“铁三角”,就是他们虐狗,自己吃粮。
当初高二,蓝景凌三人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金凌表示他想开家烘焙店。
“我?我就开家烘焙店,早上卖卖东西,晚上还能逗逗仙子,”
“那我便给阿凌当烘焙师,阿凌可愿给我涨工资?”蓝思追笑道。
“那也要你做的好才成。”金凌翻了个白眼。
蓝景仪说他要在魔道高中当老师,哪天校长要是骂他,他就带着学生炸了学校。
后来因为蓝家的安排,蓝思追和蓝景仪暑假便去了法国念高三,这俩人临走偷偷给金凌发了条信息。
“等我们回来。”
然后就没了音讯,号码大约是换了法国的,也打不通电话。
当天金凌破天荒翻出了枕下蓝思追送给他的抹额。
缠在腕上,再也没藏过。
之后的金凌不管是联系方式还是住处都没敢换,也真的开了家烘焙店,就在学校旁边,叫约定。
属于他们三个人的约定。
3.
今早金凌照常上班,中午学生放学,照常卖东西,偶尔用店里复印机帮忙复印个试卷什么的。
但他总觉得心跳的很快。
他心脏病?不会吧,自己高中好歹也是短跑破过记录的人。
“老板,复印个简历。”身后传来一道爽朗的男声,有点耳熟。
“好。”他点头,入眼是个扎着马尾的男子,额前的云纹抹额有些扎眼。
“……”他愣在原地,定定站着。
“大小姐?!你这也太好找了吧!”对方也很惊讶的睁着眼睛“还有,大小姐你这店的名字真不像你取的。”
按常理不应该叫“花花”“美美”之类的吗?
“……你用不用一回来就煞风景?”金凌反应过来一巴掌呼上他脑袋“简历,给我。”
“嘿,我一回来你就打我,真残忍。”蓝景仪揉了揉脑袋,朝门外探出半个身子“喂,思追,进来!”
“怎么了?这么兴奋?”蓝思追闻言抬头,本是想回头办两张电话卡,试试联系金凌的,运气好兴许他没换号码。
奇怪,七八年联系不上的人就站在门外,金凌反倒不敢见了。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近乡情怯?
转身复印蓝景仪的简历,这家伙还真念了师范,还不错嘛,巴黎高等师范学院?这家伙不愧是年级前几的存在,虽然皮了点。
“思追,你快点,”蓝景仪一把将蓝思追扯过来“诺,你看那是谁?”
“……阿凌?”蓝思追一愣,许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他有些慌。
“干嘛这样盯着我?见了鬼一样。”将复印件塞进蓝景仪手里,金凌头也没回,心跳得太快,他不敢回头。
“啧,”蓝景仪看着这俩人,摇了摇头,他感受到了高中时吃狗粮的恐惧。
“那什么…我先走了啊,去朝我带领学生炸学校的目标进军…”
蓝景仪当初被金凌追着打可能也没跑这么快过,他这辈子都不想重温那头上发亮满脸写着电灯泡的生活了。
“阿凌,”蓝思追上前两步,一把将金凌揉进怀里,满足嗅着那人熟悉的发香“我回来了,我…”
  “我好想你。”
金凌紧紧抱住蓝思追,几年堆积起的思念仿佛都在这一刻迸发。
他埋在蓝思追怀里,感受着这份曾经熟知的温暖。
就这样吧,毕竟上一次拥抱,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后记:
4.
事实证明,法国蓝带【翔】厨艺学院真的不错。
导致蓝思追真的在三天两头要求涨工资。
蓝景仪也丝毫没有为人师表的自觉,来金凌店里吃霸王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金凌现在开始怀疑这两人可能是专门回来给自己每天的生活带来闪亮的MMP的。
真的,他听见那些来店里买面包的女生说他和蓝思追有一腿而且他肯定是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甚至还有跟他熟一点的直接问他们怎么还不结婚。
  “莫非……你们是3p?!”高一三班的某同学一脸震惊随后拍了拍金凌的肩“……放心吧店长,就算你们是3p你也一定是总受,祝99!!!”
“等等……什么3p不3p?!你是想涨价吗?!”金凌一个白眼翻过去,拿钱的手微微颤抖。
“就是,这位同学你怕不是没向以前我们这届的学生打听过,大小姐和思追当年那恋爱谈的,啧啧啧……”
蓝景仪叼着块巧克力面包也不停嘴“像我,还有隔壁语文组的欧阳子真,你们音乐老师是阿箐吧?去问问啊!他们都是我们这届的,还是助攻一般的存在啊!”
那之后,音乐办公室,语文办公室和蓝景仪的化学办公室经常人满为患。
5.
金凌今天终于忍不住去吐槽蓝思追了。
再这么涨工资涨下去他可以不用赚钱了好吗?!
对此蓝思追表示我工资是要上交未来媳妇的我不管别的。
后来……后来他就跪搓衣板了。
“你大爷!我怎么从来没见你上交我一毛钱?!”金凌怒气冲冲。
蓝思追表示魏前辈的手册在阿凌这不管用???
6.
蓝思追和金凌总算结婚了。
旁边高中的一群皮孩子炸了。
纷纷表示收买一下当年的校园追凌狗仔队大队长蓝景仪已经偷听偷拍专业户欧阳子真和阿箐。
“老师!!!我们这次比上次多考了10分啊10分!!!这里有20元你拿去买零食,求你了给偷拍一段重出江湖啊啊啊啊啊啊!!!!!!”
班级群内,众学生纷纷私聊老师发来钱财和成绩求照片。
但是他们低估了他们的老师。
看着一段段不可描述的视频,学生们默默擦了擦鼻血。
“店长,你腰还好吗?”第二天的同学们满心关怀地带了云南白药红花油来到店里。
“……老子今天收钱不复印!复印去找蓝思追!!!”
“……”好吧看来店长的腰不好,已经不想起身替他们复印了呢。
@Ginkgo biloba leaf

沙雕话

关于之前那个作死我我我有灵感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算刀还是算糖

呐,早饭
减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